SiXiang.com 思乡思想  城市论坛 北京论坛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世界在线

 找回密码
 点击注册
搜索
查看: 180|回复: 0

劳动法迟迟不长牙 中国成996加班文化新沃土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《劳动法》迟迟不长牙 雇佣关系强弱悬殊 中国成“996”加班文化新沃土


中国互联网企业近期接连发生员工过劳死,让“996”加班文化再度成为舆论焦点。

看到电商公司“拼多多”员工猝死的新闻时,26岁的王一白(化名)心有余悸。她想起两年前还在游戏公司工作时,两三个月就要跑一趟医院,也一度担心自己会因过劳而倒下。

拼多多和“饿了么”等互联网企业近期接连发生员工过劳死,让“996”(朝九晚九,每周六天)工作制再度成为舆论焦点。王一白接受《联合早报》采访时说,自己当时的工作时长不止“996”,而是“9106”,就连“十一”黄金周期间也没有放假。员工们领不到加班费,只能补休,但“基本上也没有时间让我们休”。

长期加班让王一白身心俱疲,平日经常失眠,每周唯一的休息日也“啥都不想干”。工作三年后,她下决心离职,回到老家从事自由职业。虽然赚得比原来少,但她逐渐找回生活的步调。不过,还有许多像她一样的年轻人选择用加班换取高薪,寻求在大城市扎根的机会。

2019年3月,一个名为“996.ICU”的网站横空出世,呼吁程序员共同揭发推行996的互联网公司,华为、阿里巴巴、京东等多家互联网企业都榜上有名,引发社会对加班文化的热议。然而近两年过去,996不仅依然是互联网白领的工作常态,甚至已经成为“良心企业”的标准。

在深圳工作了三年的刘宾(化名)告诉本报:“这里几乎没有不加班的工作,区别只是加班时间多长,还有能拿到多少钱。”

刘宾从小喜欢绘画和游戏,由于家乡没有相应工作岗位,只得到沿海城市寻求机遇。一番考量后,刘宾选择了业界巨头腾讯,原因是腾讯节假日会发加班费,平日的加班时长还能在年终折现,“相对其他公司更规范,至少能多赚点钱。”

老家工作照样要加班 工资还比深圳低得多

从2016年起,腾讯开始推行“不加班日”,要求员工在每周三晚6时准时下班,还会派专员到各办公室巡查。刘宾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加班压力,“虽然有时候大家只是把工作带回家去做,该加的班还是得加。”

曾在腾讯任职的赵雨露(化名)记得,她和同事曾在“不加班日”当天等到巡查员下班,又溜回公司加班。她甚至一度通宵加班到早上5、6点钟,直到路边摊都开始卖早餐了才下班。

由于工作压力太大,赵雨露和丈夫一度想过放弃在深圳的高薪工作,回陕西老家生活。但他们很快发现,在老家工作的朋友们照样要加班,工资还比深圳低得多,这令他们陷入进退两难的尴尬。

受访学者专家指出,中国庞大的劳动力市场让企业在雇佣关系中处于明显强势,没有工会撑腰令员工维权困难重重;加上法律惩罚力度不足,企业违法成本过低,难以形成自律。

根据中国《劳动法》规定,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,一般每日加班不得超过一小时,即便有特殊原因,也不得超过三小时。雇主在平日应支付相当于工资至少1.5倍的加班费用,休息日为2倍,法定节假日则为3倍。若违反规定,则由劳动行政部门给予警告,责令改正,并可以处以罚款。

下属作为弱势群体 难拒上级加班要求

上海市华诚律师事务所律师朱雄一受访时分析,现行法律主要通过提高工资成本来限制加班行为,对违规企业采取“警告加罚款”的行政处罚。不过,一般要由员工到劳动监察部门举报,相关单位才会介入调查。而在职员工通常会避免和雇主产生矛盾,即便打算离职,也担心会因举报而影响日后求职。

“理论上来说,员工有权利拒绝不合理加班要求,也有权利获得加班报酬。但在现实中,作为弱势群体的下属要拒绝上级的要求并不容易。许多公司虽然没有加班规定,但却以完成高额工作任务为考核目标,这让员工不得不加班赶工。”

就连华为这样的大公司,都曾通过签署《奋斗者承诺书》,要求员工自愿加班并承诺放弃加班费。朱雄一提醒,这类协议违反《劳动法》强制规定,如果员工在入职时被强迫签订这类合约,他们依然可以通过法律保障个人权益。

华中科技大学教授陈波受访时指出,企业在美国一旦诉讼失败,要承担极大的经济损失,但中国法律在这方面的处罚力度相对欠缺,许多罚款顶限甚至不足100万元(人民币,约21万新元)。

陈波预计,随着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》(RCEP)和中欧投资协定落地,这些协定中关于维护劳工权益的条款,有望推动中国在加大立法监管方面向前一步,通过更有震撼力的处罚措施维护劳动者权益。

除了法律因素,中国乃至整个东亚地区的生存和竞争压力,也为996盛行提供文化土壤。陈波指出,中国、韩国和日本这些东亚国家加班现象严重,一方面原因是由于人口密度高,竞争压力远大于北美和欧洲。另一方面,东亚民族对“出人头地”的崇尚,也让员工更甘愿用加班换前途。

“过劳死不是互联网行业才有,在金融业和学术界也并不少见。企业和机构在合法前提下以高薪吸引员工从事高强度工作,本身是劳动市场的自然选择。员工可以选择薪水较低的轻松工作,但更多人还是抱着对优势企业的高薪和前景的向往,自愿接受加班的代价。”

赵雨露和丈夫最终在去年移居加拿大,她退居家庭,丈夫依然在互联网行业工作,但几乎不再加班。她认为这得益于当地健全的监管和工会制度,以及社会对工作生活平衡的共识。“在中国大家谈得更多的是‘奋斗’。现在内卷这么严重,你不想做的工作,有很多人抢着做,不奋斗就没有出路。”

文/陈婧
来自/联合早报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点击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SiXiang.com 思乡思想 CityBBS.com 城市论坛 BJBBS.com 北京论坛 SHBBS.com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WorldOL.com 世界在线 ( 京ICP备05055065号-1 )

GMT+8, 2021-1-20 17:32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